问题库

别人用我们的房子担保去借款,去年过年前借的款,时间是一年,今年上半年又还了一次,听说时间又推迟了一年

赣鄱农事通
2021/6/10 4:21:25
我在想,如果他们一直用这种方式的话,我们的房子是不是永远被套牢了,有没有方法,可以退出担保?
最佳答案:

担保期限延长的话是要通知担保人并取得担保人的同意的,未取得的,或者未通知担保人,按原先的担保协议履行

飞天独鹤

2021/6/13 21:52:49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仍游力鸿达

    2021/6/11 11:22:07

    最近很多人都表示:是不是申请破产之后就一了百了,不用还钱了? 其实这种想法大错特错!

    北京市忠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家川表示:“在破产期间内,破产清算机构会严格监控债务人财产情况,所有财产都将报备,破产人只能保持最低生活标准。如果发现可变卖的资产,根本没有藏匿、转移的可能性,随时都会被变卖还债。”



    所以题主提出的:申请破产后中了500万,那么这笔钱肯定会被“充公”!


    申请破产后,对生活有什么影响?

    我们举一个香港的例子:1996年,香港演员钟镇涛夫妇借款1.5亿港币炒买豪宅,当时的香港楼市仍处在顶峰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**,钟镇涛夫妇所购房产大幅度贬值,贷款本息滚至2.5亿港币。2002年10月,法院裁定钟镇涛破产。破产之后,按照当时香港《破产条例》有关规定


    1.破产期间,全部收入“充公”用于还债

    钟镇涛赚来的收入都要上交香港破产管理署,破产管理署按照其生活所需给予生活辅助后,其余收入全部用于还债。


    2.钟镇涛在生活上受到的限制

    包括住宿4000至8000港币、饮食2000至3000港币。甚至身为一名演员,他每月的服装和理发的费用也要控制在500至800港币。


    3.直到2006年10月,法院才批准钟镇涛解除破产。


    可以说是:申请破产后,不仅要还钱,并且在破产的这几年里各方面都受到限制、监控,想要像“老赖”想的那样,不还钱过好日子,是不可能的!


    “老赖查询”,用姓名即可查询“老赖”

  • 十三的十三月

    2021/6/12 16:00:40

    这属于比较值得探讨的问题

    曾有人跟我说过,中国的企业文化,其实就是老板的文化。

    很多上了点规模的企业都热衷于打造"企业文化",进而还催生了另一种产业--专门帮助企业打造企业文化的公司,且在理论基础、培训流程等方面越发成熟。

    但其实这种"文化"的形成,并不能按"剧本"的走向发展。"剧本文化"没有合适的土壤,而员工亦非职业演员,最终都是走向了"最高领导人的意志"。

    董小姐会有董小姐的风格,

    福报厂适用福报厂的特色。

    只要不选择离开,你终究得适应或作出改变。

    套用当下温和的语言--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


    这让我想起2000年初期,曾风糜一时的职场热销书《谁动了我的奶酪?》

    《谁动了我的奶酪?》是美国作家斯宾塞·约翰逊创作的一个寓言故事,该书首次出版于1998年。两年中销售2000万册,同时迅速跃居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商业周刊》最畅销图书排行榜第一名。

    当时在国内,该书引起广泛的讨论及各种思维角度延伸,其火爆程度,比当今雄霸热搜榜更来得猛烈。

    二十年后,再次遇到这个问题,何其相似,只不过"奶酪"变成了"喝咖啡的时间"。

    看得出,大多数人仍只是恐惧改变,并不恐惧现状。

    不管奶酪还是喝咖啡,其实都是一种"固化的假象",容易使人造成理所应当的错觉。人们尚且不能保证其质量能否一成不变,更不说奶酪或咖啡会在将来冷不丁的某一天远去。为此你感到了"被侵犯感",这就是一种恐惧。而数不清的因素威胁着奶酪的存在以及它的质量,这就更引起恐惧。

    但残酷的现实证明,现状才是罪魁祸首,才最需要去恐惧。

    员工作为直接相关方,若是冷眼旁观的看着奶酪或咖啡离自己远去束手无策,这是另一种恐惧。

    所以应在两种恐惧之间加一个天平秤,到底孰轻孰重,应有一个判断。最有利于判断的方法则是要预测保持现状的结果,而非只关注于保持现状能够得到的东西。利用对安于现状所带来后果的恐惧,去战胜改变的恐惧。

    改变并不可怕,因为改变绝非放弃已然拥有的,转而寻找新的奶酪或咖啡,这是其中一种做法。

    另一种做法作则是改变自己,提高自己,保证自己已有的奶酪或咖啡不变质,或者越变越美味,越变越充足。

    结语:

    根据自身的现有状况,拿捏哪种改变能够使个人追求最大化。

相关问题